首尔10年创新教育的反思与课题

文/ 韩万重(首尔特别市教育厅政策与安全策划官)

公共教育正常化及扩大普遍性教育福利
电视剧《天空之城》以首尔为实际背景,这里积聚着高考竞争引发的矛盾。目前,消耗性的课外辅导仍在持续进行。孩子们的学习时间依然是世界最长,幸福指数与之成反比,非常低。孩子们就这样疲惫地往返于学校和辅导班之间。

以2010年为契机,首尔教育的方向开始发生改变。这些改变从创新学校、环保型供餐、禁止体罚及制定学生人权条例等方面开始,尝试打造以所有孩子全面发展为目标的教育、作为社会基本权的教育,而并非排名次教育或因父母经济能力而受到歧视的教育。

2014年地方选举结果显示,多数市民无法从加速垂直等级化的高考竞争教育中寻找到希望。这一结果出现在处于学历社会顶点的首尔,尤其深具意义。这被理解为已达成必须通过公共教育创新和扩大普遍性教育福利,实现“全民高质量公共教育(Education for all)”的共识。

构建全民幸福的创新未来教育的基础
在创新教育追求的公共教育创新和普遍性教育福利的道路上,主要里程碑可以说是创新学校、创新教育地区、免费教育。自2011年引进创新学校至今,已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创新学校将重点放在学生的全面发展教育上。有研究结果表明,创新学校加强专业合作,通过教员学习共同体和授课分享、教师会议等,增加共享与合作,通过授课、课外活动,有机引导学生的成长和发展,通过“三主体生活协约”等,转变为基于教育主体自发性的共同体(成烈冠、李润美,2020)。但围绕创新学校会导致学生知识水平较差的争议也是要克服的课题。同时,全面依赖于教师奉献的整个学校运营体制等是实现创新学校一般化的首要解决课题,此外,其他大大小小的课题也堆积如山。根本课题是在无法改变以高考结果为首要目标这一现实的情况下,如何让创新学校的教育课程和作用站稳脚跟。为此,我们正致力于构建并推广将自治、未来、社区等相结合并突出特色的类型多样的创新学校模式。我们还进行了更广泛的尝试,如扩大创新学校自治领域和权限的创新自治学校、创新学校和未来学校相结合的创新未来学校、创新学校和社区教育课程相结合的社区结合型创新学校等。

2013年,九老区和衿川区成为首批首尔型创新教育地区,加强了青少年的自治活动,开展了利用社区多种教育资源的课程,构建了以学校和社区联合共同体为基础的民官协治结构。自2019年起,在首尔的所有自治区运营这种模式。一般自治和教育自治相结合的这种模式由教育厅、首尔市、自治区、地区居民参与其中,作为地区社会和学校合作的系统,成为实现值得全民信赖的公共教育创新的基础。

多样化创新教育地区反映了地区特点,并将公共教育扩展至校外,打造“携手社区开展的教育”“社区结合型学校”,将目标定为实现学以致用的教育。

此外,通过环保型免费供餐,普遍性教育福利政策已成为主流。目前,已达到全面实施高中免费教育的水平。自2020年第二学期起,高中一年级也将实施免费教育,从而实现整个高中阶段全部实施免费教育。环保型免费供餐相关计划也已制定完成,将在现有小学、初中、高中的基础上,将范围扩大至幼儿园。

创新教育的旅程并非一帆风顺。社会上出现大量非正式劳动者等结构性因素导致教育不平等现象日益深化,新冠肺炎疫情又导致学习差距增大。即使面临长久以来的矛盾和陌生的危机,为实现“公道的差别”,首尔教育实施“为更需要的地方提供更多资源”的政策,并一步一步努力缓解教育差距。作为缓解教育差距的努力,首尔教育采取多种措施,如考虑学校条件的学校平等预算制度;建立瑞进学校和
纳来学校等特殊学校并扩增特殊班级,以确保残疾学生的教育权,使学生家长不必“跪求他人”;为校外青少年提供教育准备补贴;为阅读理解教育机构等终身学习对象和准备资格考试的学生提供支援等。

首尔教育的变化
在低生育时代,因学龄人口急剧下降而导致韩国出现各种不安因素,教育当然也必须要发生变化。其中,名副其实的首都——首尔的教育正处于风口浪尖,必须起到引导作用。因此我们正在不断尝试进行变化。例如,学校级别的变化有扩大幼儿教育;小学运营稳定和成长针对型教育课程,以及创意知性、感性教育课程;实施初中自由学年制及扩大运营合作综合艺术;致力于迎接真正的普通高中全盛时代的到来等。同时还加强私立学校的公共性、加强有助于学校教育的教育厅的作用等。

2018年,在首尔的公立和私立幼儿园中,公立幼儿园的入园率位居全国最低水平,比起公立幼儿园入学意向率,其满足率非常低。为此,在建立单设、附设幼儿园的同时,正在摸索公立幼儿园扩建方案,引进购买型、合作社型、公营型幼儿园等各种模式。更进一步来看,为引进幼儿园免费供餐,并针对幼儿园基本学制化等进行讨论,教育厅必须更加积极地进行思考并付诸实践。

首先,为建立掌握生活根本的小学,小学1~2年级运营稳定和成长针对型教育课程,小学3~6年级运营合作创意、知识、感性的教育课程。为失去玩耍时间和玩耍场所的孩子们安排中间玩耍时间,将孩子们亲身参与装饰的学校游乐场改造为可以想象梦想的空间,引导全国范围内的空间创新。

初中自由学期制的运营结果是学生们自行提高了面向未来的能力、前途探索能力、自我效能感及学校生活幸福感。在此基础上,为开发体现学校和地区特色的自由学期活动提供支援,并逐渐发展成为自由学年制。

初中教育课程——合作综合艺术为让所有初中生都能够共同参与音乐剧或电影、话剧等,并为建造综合艺术空间而设置演出场地和练习室,自2020年起,扩大至小学5~6年级和高中一年级。

特别是因为最近的政策环境变化,预示着截至2025年,自律型私立高中、特殊目的高中均将转变为普通高中。这些政策包括教育部公布的高中体制调整及加强普通高中教育能力的方案(2019.11.7.),以及修订《小学、初中教育法施行令》(2020.2.28)等,前一个政策便是自律型私立高中、特殊目的高中转变为普通高中的背景。与引进自律型私立高中相关联而推进的自律型公立高中和普通高中的差别变得微乎其微,同时配合2005年修订教育课程调整的主要核心——2025年全面实行高中学分制,构建通过简化高中体制实现未来型高中体制的基础,期待自律型公立高中也能转变为普通高中,成为划时代创新高中改革的契机。

随着这种制度上的变化,在转变为普通高中这一问题上,首尔教育不能像大众所顾虑的那样出现下向平均化现象,而是应该寻找每个学生的梦想、个性、天赋,进行各种针对型教育,通过扩大学生的科目选择权,率先引进以教育课程多样化为宗旨的高中学分制,并发展成为共享校园。

在首尔的学校数量中,初中私立学校占28%,高中私立学校占63%。由此可见,在首尔教育中,私立学校所占的比重非常大。由于部分私立学校存在挪用预算、人事腐败、学校创办者专权等问题而导致私立学校纠纷不断,从而致使学生的教育权受到侵害。为让存在问题的学校恢复正常,派遣由政府选拔的理事进行积极应对,通过教育厅内的私立学校监察,探索对案件的专业性、预防性处理方法。同时,不局限于开展上述部分私立学校的正常化事业,正在与致力于实现办学理念的私立学校法人共同制定有助于私立学校发展的综合方案。

其中,最重要的教育核心就是学校!无法想象没有学校的首尔教育,因此教育厅有必要重新确立教育厅和教育支援厅、下属机构等的作用,以确保学校自主运行体制更加充实。顾名思义,学校自主运营体制就是指以学校成员的参与和合作为基础民主运营学校,通过学生家长的学校参与条例将其制度化,并为学生家长事业的预算和学生家长支援中心提供支援。

为让学生能够作为“身穿校服的市民”发挥其作用,制定学生参与预算制并提供学生会运营费支援,同时编制激活班级自治的班级运营费。学校运营委员会审议学生提案时,保障有学生代表出席及拥有意见陈述权,构建学生参与的良性循环体制,致力于保障学生作为民主市民的权利。此外,学生人权和教师权利并非相悖,而是必须相互尊重的领域。从这个角度出发,推进加强教师权利的事业,以在部分学生和学生家长过度侵犯教师权利的情况下保障教师的权益。

为了更加需要教师帮助的儿童,扩大运营首尔希望教室,专业学习共同体的范围不局限于教员这一群体,普通公务员也可参与其中,并丰富学校自主运营体制的内容。为实现充实运营,教育支援厅成立学校综合支援中心,并配备处理校园暴力等问题的律师,为学校自主运营体制做出贡献。

百万间教室,一个共同体
在阿尔法狗的冲击下,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巨大浪潮涌向教育现场的同时,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使人们重新审视了被遗忘的学校作用和教育本质。

学校以教授学习和生活教育的作用为中心,扩大供餐、照护、安全等作用。第四次工业革命不是空谈,而是逐步成为现实,人工智能等可以直接或间接起到这种作用的领域正在扩大。创新学校和未来学校相结合的创新未来学校具有应对这种时代挑战的性质。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来看,新冠肺炎疫情与这种角度不同,在学生无法到校的条件下,要求针对必须以远程授课代替面对面授课这一不可避免的急剧变化寻求解答。在学校所起到的主要作用中家庭和地区社会所占的比重变高,必须通过远程授课和面对面授课的有机结合实现教育目标。在上述情况下,必须针对超越现有学校和教育语法的全新教育问题作出答复。

在教育监就任两周年记者招待会上,“百万间教室,一个共同体”作为这种时代要求的坐标被提出,这对于必须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后疫情时代或疫情常态化时代,以及低生育、高龄化、可持续的地球生态系统受到威胁的时代中生存下去的孩子们来说,也是考虑每个人的条件和能力并就此开展针对型教育的方向。相反,远程授课在疫情下变得更为普及,展现出进一步实现这种个性化授课的可能性。为了可持续的地球而做出的生态转换是人类生存的战略。因此,正在致力于引进生态转换教室,并筹建具备太阳能发电站、素食选择制和宅旁菜园的
零碳排放学校。

这说明,在疫情持续的情况下,学校和地区社会携手进行共享和合作已成为必须,而非选择。代表性事例有教育厅、首尔市和自治区携手推进为低收入阶层学生购买教育器材和配送农产品礼包的事业等。在防疫和照护领域等方面,学校正在通过地方自治团体和地区儿童中心等地区社会团体的合作,克服教育、防疫和照护三大难关。

“承载未来的学校”获选为政府韩国型新政事业的代表性事业,反映了远程授课等教育技术发展的设备、学校必须成为生态转换教育摇篮的环保,以及地区社会合作的共享价值。

在“灾难成为日常”和地区共同体成为“复合危险社会”的时代,让孩子们梦想百万个世界,成长为与他人、社会、地球生态系统融为一体的共同体主角将成为“培养创意民主市民的创新未来教育”的课题。

서울교육 SNS